欢迎进入中国电影文学学会页面

石钟山

网站用户

幸福还有多远

【当代小说】   作者:石钟山    日期:2019-04-20

第一章 第一节

――当人们看不到幸福时,就会把命运交与上帝之手,上帝之手,引领我们离幸福近一点,抑或远一点.

1978年的保定卷烟厂,生产有序,平静如常.

忽然,"啪"的一声,厂区电线杆上一道蓝色弧光爆起,一名电工从上面栽了下来,正落在下面的煤堆里.不远处两个年轻女工闻声跑上来,其中一个去找医务室大夫,另一个二话没说给他做人工呼吸.

出事的电工姓杜,二十分钟后,他已经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.毕竟年轻力壮,加之抢救及时,他很快苏醒了.

"小杜啊,你都进厂三年多了,也该算是有经验的电工,这又没下雨,怎么会被电着?"王大夫边用湿毛巾在给他擦着脸上的煤渣,边关心地问.

杜电工觉得身子软软的,也没有回答,心里清楚,每当一看见她,就魂不守舍,手就乱了方寸了.

她――就是厂里公认的"厂花"李萍.

四年前,上山下乡运动搞得轰轰烈烈,李萍的父亲李金才为了把她留在身边,就提前退休,腾出个名额给她.李家子女三个,父母决定把名额给李萍也是有原因的.李萍20多岁,出落得亭亭玉立,小家碧玉,那副弯眉杏眼像工笔精心雕琢在圆润光洁的玉面上似的,一看就惹人怜爱;她身体看其来比较纤弱,父母很怕她难以适应农村的生活环境;更重要的是,李萍虽然年龄最小,却是家里最懂事的孩子,父母舍不得她走.因此,李萍的哥哥和姐姐不得不到农村去生活.

说起李萍就不能不说靳英.靳英是李萍同车间的好姐妹,比李萍大两岁,却有着敢想敢做,直率天真的孩子气.她们两个女孩像两个拉着手的音符一样跳跃在车间、厂区、食堂、澡堂……形影不离.靳英时常羡慕地看着李萍:"这一样的衣服怎么你穿着就比我好看?""我们在一起,我就像陪衬了……到时候找不着对象,那就怪你,你得陪我一个."这时候李萍就会忽闪着眼睛,装作认真地说:"我们亲同姐妹,有我的就有你的,大不了把我的让给你."今天,姐妹俩正巧路过这,"撞见"这个事故.去找大夫的是靳英,而为杜电工做人工呼吸的正是李萍.

李萍看杜电工没事了,就要走.不料那杜电工颤微微撑起身来,手向李萍伸去.

"你……?"李萍有些摸不着头脑了.

杜电工在病床上够不着李萍,往前一抢,闪到地上.李萍急忙就劲儿扶住了他.杜电工半跪半歪在李萍的怀里,一动不动,死死地抓着李萍的胳膊,仿佛就想这样融化在她的怀里.他用近乎乞求的口吻说:"我……我……李萍,我,我我快被你迷死了,求求你嫁给我吧……"杜电工的直白表露,让众人先是惊愣,稍顷便哄堂大笑.李萍有些生气,觉得受到屈辱一般将他往病床边一推,转身就走了.

杜电工看着李萍的背影,急切地说:"我刚买了一块手表,海鸥牌!是要送给你的!收音机早就买了!缝纫机也早就买了……"靳英跟上李萍,逗她说:"哈!又一个花痴!比去年那个更厉害!李萍,你看你,魅力有多大,挡都挡不住!"李萍眉头微蹙:"烦透了!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!"杜电工并不气馁,他推开病房的窗户,探出头来继续喊道:"我家就我一个,独苗!你进门就能当家!我爸在电业局,我妈也在电业局!我还有个舅舅,在公安局!我们家生活条件,没比的!"李萍又羞又恼,脸涨得红红的,返身走到了窗户前喝道:"你喊啊!大声喊啊!"那杜电工看李萍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带着谴责的目光,锋利地逼向他,似乎有些胆怯了.他动动嘴巴,之后才低声说:"我爸我妈说了,你要是不愿意一起过,可以分家单过……"李萍愠怒的地瞪视他:"有你这么个儿子,我都替你爸你妈丢脸!"病房内外的人,都在大笑,像在看戏……

第一章 第二节

在车间,李萍负责开着电瓶车将香烟运到流水线上,包装成最终成品.李萍为人随和,车间的老少职工都对她很关照,车间主任于大路更是对她关照中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温情.

于大路身材魁梧高大,站在哪儿都像结结实实的一墩柱子.他年轻气盛,干劲十足,业绩出色,是单位里的红人.下级职工对他不无讨好,上级领导对他也格外提携.但李萍看他的眼神总是淡淡的.李萍清楚地记得,她刚入厂的时候,于大路主动向人事处要求把李萍调到包装车间,在于大路的眼神中,李萍能读出那种让人不自在的温度.李萍看来,于大路的性格大概太直爽了,有时显得大大咧咧,浮躁莽撞,缺少那种自己需要和欣赏的东西.所以,她对他除了怀着上下级的尊重外,多少闪躲回避着.她曾对靳英说,他们不是一路人,不可能在一起,即使在一起也不可能幸福.

自从杜电工被电晕,好像就一直没醒,每天都来车间缠李萍,李萍对他十分反感.这一天,杜电工又笑嘻嘻地挡在了电瓶车前,手里提着两个饭盒,"李萍,嘿嘿……今天还要加班是吧?我给你送饭来了,四喜丸子!"李萍目光冷冷地说:"前天昨天今天我都告诉过你,别再来纠缠我了!""我没有纠缠你啊,我是来给你送四喜丸子的!哦,对了,还有手表!"杜电工眯着笑眼伸手去掏贴胸的衣兜,忽然,他的衣领被一只大手给揪住了,他被倒退着向大门口拖去.杜电工边退步边挣扎着喊:"谁谁谁啊?……谁啊?!"李萍抬头一看,正是车间主任于大路.此时她眼中流露出惊讶和感激.

杜电工:"于大路……于主任!你这是干什么?"于大路声音洪亮:"别跑到包装车间来装疯卖傻!回你们动力车间去!""我来给李萍送饭来了,你管得着吗?""看我能不能管得着你!"于大路的大手像铁钳子一样,揪住了杜电工的衣领,向外就拖,杜电工自然不肯服输,他双手扳住于大路揪他的那只手,身子一努劲儿,来个鲤鱼打挺,返回身也去抓对方的衣领……就这样,俩人撕扯起来,推推搡搡动作越来越大.于大路有些急了,一抬脚踹在杜电工大腿一侧.这一脚力气很大,就看杜电工向另一个方向踉跄摔去,头正磕在李萍的电瓶车铁皮壁上.

"哎呦――"他用手捂住脑袋,手指触到热呼呼的东西.

于大路还要打他,靳英等人赶忙拉住他.

杜电工喘着粗气,看着手里黏稠的红色液体,不服气却又不敢再硬来.他有些狼狈地逃出包装车间,扔下一句话:"于大路……你等着!敢打我!你等着你!"于大路没有想到,这一脚竟把自己揣了进去.杜电工竟利用自己舅舅在公安局的权势,把于大路拷走了.李萍知道于大路是为了自己才被抓去,心里很不是滋味.她要去找厂长,要厂里出面保他出来.

第一章 第三节

此时,在厂长办公室里,宋厂长正在和厂办刘主任商量对策.刘主任带着眼镜,一幅精明的样子,是个圆滑世故、八面玲珑的人,很多官场上的事情还真得他出马,所以宋厂长遇到这类事情就找他商量.

宋厂长正在气头上:"不像话!我都恨不能一天能有四十八个小时,还都完不成生产任务,他们却把我的包装主任给铐走了!耽误了生产,谁负责?"刘主任说话谨小慎微:"这事吧……不怪于大路,怪那小杜,杜电工,老去缠着李萍……""那个李萍是天仙吗?能把他迷到从电线杆上打下来!你去,去公安局找找关系,把于大路给保出来.""我去!我这就去!关系倒有,能找到蓝局长.我刚才也给蓝局长打过电话了,可蓝局长说……""蓝局长说什么了?他要是想要烟,我这就给你批条子!"宋厂长眼睛放光.

"他倒没有要烟,可他说总得找个理由啊.""什么意思?""要想让他说话,放了于大路,总得给他个可以说话的理由啊.厂长你先别着急,我想过了,这事是因为李萍引起的,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!让李萍跟我一起去公安局……"宋厂长疑惑地看着他:"让李萍去干什么?"厂办刘主任有些诡秘地一笑,凑近了宋厂长……

......

我也说几句

共2条评论

请登录!【登录】【注册】注:必须登录以后,才能评论和评论。登录后此处显示,请留下您宝贵的意见。

评论列表

  • 很好的一篇文章,值得去看。

    58分钟前

    回复123

  • 写的不错

    58分钟前

    回复123

微信公众号